这年代,任何个人、团体,都不如“戏子”来钱快啊!

  被诟病已久的演员天价片酬问题,有望获得解决。继8月11日三大平台携手六大影视公司联合声明——单个演员最高片酬不超过5000万元后,8月12日以华谊兄弟为会长单位,汇集了博纳影视、横店影视、乐视花儿影视、唐德影视等400余家影视企业的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也发表了《关于“加强行业自律、规范行业秩序、促进影视精品创作”的倡议》遏制天价片酬。

两份《倡议》都号召全行业一同遏制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共同规范行业秩序,加强行业自律,促进影视行业创作精品化。随着华谊兄弟的加入,目前针对天价片酬发声的影视公司已占据行业半壁江山。

 华谊唐德加入遏制行列

继4月份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三家视频网站联合倡议抵制高片酬现象后,8月11日上午,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家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共同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简称“联合声明”)。

声明中称,即日起将严格执行有关部门的限额制度: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联合声明首次明确了演员的最高片酬限额,即三家视频网站和六大影视制作公司采购或制作的所有影视剧,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此外,声明还指出,将共同抵制艺人“天价”片酬现象,抵制偷逃税、“阴阳合同”等违法行为。

时隔一天,有400多家影视企业加盟的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也加入遏制天价片酬的行列。

8月12日,以华谊兄弟为会长单位,汇集了博纳影视、横店影视、乐视花儿影视、唐德影视等400余家影视企业的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也发表了《关于“加强行业自律、规范行业秩序、促进影视精品创作”的倡议》。

而在一天前,8月11日,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9家会长单位:海润影视、大唐辉煌、华谊兄弟、爱奇艺、完美影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酷云互动、磨铁集团、金英马影视,代表协会联合发表《关于加强行业自律遏制行业不正之风的倡议》。

华谊兄弟在官方公众号发文指出,两份《倡议》都进一步贯彻了日前由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的《通知》精神,号召全行业一同遏制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共同规范行业秩序,加强行业自律,促进影视行业创作精品化。

因为崔永元举报事件而备受关注的华谊兄弟,此次高调参与遏制天价片酬和“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行动,再次让市场瞩目。

华谊兄弟表示,作为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会长单位,同时也是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会长单位,将会继续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坚持植根现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理念,践行文化使命;携手所有协会会员共同维护影视行业秩序、创造健康稳定的发展环境,为繁荣新时代影视创作、助力文化自信贡献力量。

  遏制天价片酬成效几何

“天价”明星已经成为内容制作领域最大的成本之一,这或是此次多家影视公司发布联合声明的原因。有业内人士表示,2016年,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一部成本3亿元的电视剧,明星拿走2亿元片酬。相关数据显示,部分国内演员的片酬甚至已达到影视剧全部成本的50%到80%。

遏制天价片酬的声明并不少见。去年9月,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四部门就曾联合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要求各会员单位及影视制作机构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

今年4月,优酷、爱奇艺和腾讯就曾联手对外发布了《关于规范影视秩序及净化行业风气的倡议》,对影视行业明星天价片酬、劣迹演员、明星效应过分夸大等乱象提出整改意见。

近两天密集发布的多份声明,提出5000万元的片酬天花板,一方面是根据今年6月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的《通知》——演员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另一方面是基于行业内演员出演作品的贡献和酬劳的合理性。

更重要的是,这次再度引发行业集体发声而提出的多份倡议书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与执行力,到底能否实施,实施到何种程度,并没有保证。

有业内人士指出,影视公司给明星的报酬不一定是片酬,还可以是股权、房产等同价值物品,如果未来抵制高片酬发展成行政手段,影视公司可能会通过这种方式规避。在业内看来,只有建立稳定的造星机制,让更多新鲜血液加入这个行业,才能让影视业的供需更加平衡。

百年来,美国八次贸易战

(从左往右8次贸易战,分别是斯姆特-霍利关税战、鸡肉贸易战、美日贸易战、软木贸易战、香蕉贸易战、钢铁关税战、2018年贸易战/来源:visual capitalist)

1827年至今,国际贸易范围已覆盖全球,交易日渐频繁,交易额不断扩大。一方面,贸易成本整体呈下降趋势;另一方面,国家间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贸易摩擦与日俱增。在此期间,美国一共发动了8次对外贸易战,可见的是,每次贸易战都会带来贸易成本的反弹。

11.png为大萧条「扣动扳机」

名称:斯姆特-霍利法案(Smoot-Hawley)

开始时间:1930

博弈方:美国VS加拿大、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等

重点:美国将数千种进口商品的平均关税,一口气提高50%以上;超过40个国家开启反制措施。

描述:美国「大萧条时代」初期,参议员里德·斯姆特(Reed Smoot)与众议员威尔斯·C·霍利(Willis Hawley) 提出该法案。最初只涉及提高进口农产品的关税,但以制造业为主的各州也坚持要提高制造业产品的关税。最后,提高进口关税的商品清单超过了2000种。1930年6月,「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正式生效。

率先对此作出反制的是加拿大,宣布将从美国进口的16种产品的关税提高三倍。而后,法国基本上把所有的美国进口商品都拒之门外。超过40个国家宣布对美国的高关税进行反制,一场波及全世界的贸易战就此打响。

结果:「斯姆特-霍利关税法」公布后,在1932年7月8日,道指降到了历史最低点41点。世界各国都被迫提高贸易壁垒,贸易活跃度迅速降低。统计数据显示,1933年的世界贸易水平,只有1929年的三分之一,自1929年到1934年,世界贸易规模缩水了66%。

不少分析师都认为,这次关税法案摧毁了国与国之间本就脆弱的信任和合作机制,进一步加速了世界大萧条的形成,可以说是「扣动了扳机」。

12.png鸡肉引发的血案

名称:鸡肉贸易战(Chicken Friction)

开始时间:1963

博弈方:美国VS意大利、德国等

重点:西欧各国「制裁」北美廉价鸡肉,美国反制提高对西欧工农产品的进口关税

描述:二战后,欧洲对粮食与肉类的需求很大。此时,美国的农业生产进入流水线时代,产量高速增长,与之相比,西欧农场主传统散养的肉鸡毫无竞争力,美国鸡肉迅速占整个欧洲市场的一半份额。

西欧各国纷纷表示不满。荷兰率先指责美国鸡肉的低价倾销行为;法国直接禁止市场销售美国鸡肉;欧共体颁布了针对进口鸡肉的高额关税与价格控制法案。此后,北美鸡肉出口量迅速萎缩,到1962年8月,美国养鸡业损失达2800万美元。

1963年12月,美国总统约翰逊决定向自欧共体进口的工农业产品(马铃薯淀粉、糊精、白兰地、轻型卡车等)征收25%的高额关税。随后,美国国会通过《1962年贸易扩展法》,授权美国总统面对他国不公平贸易待遇时以进行反击。

结果:1964年5月,美国与欧共体国家在日内瓦召开和解大会,美国降低37%平均关税,换取欧洲降低35%平均关税。表面上看,美国仿佛做出巨大让步,但欧共体受的是「内伤」,关税降低后,美国商品长驱直入,其成熟、高效率的生产体系对欧共体国家生产商造成了巨大生存压力。

43.png日美贸易纷争

名称:日美贸易战(Jabs at Japan)

开始时间:1981

博弈方:美国VS日本

重点:对日加征高额关税,但并未能解决美国的贸易不平衡问题。

描述:上世纪70年代,「日本制造」风靡全球,日本汽车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一度超20%。80年代初,美国对日本的商品贸易赤字飙升至500亿美元,贸易逆差占美国整体贸易逆差的30%-40%。里根政府为了遏制通货膨胀,实行高利率和紧缩的货币政策,推高了汇率,进一步加剧了贸易逆差。美国中西部和东北部承受巨大压力,失业率剧增。

1981年,里根政府为了保护本国汽车业,限制从日本进口汽车;1983年,为了保护美国哈雷摩托,里根对日本进口摩托车征收45%的重税;1987年,里根政府对来自日本的电视、计算机等电子产品征收100%的重税。

结果:在启动对日贸易战后的10年,美日贸易逆差并未得到改变,1987年美日逆差曾达到567亿美元高峰,这段时间内逆差水平基本都在400亿美元之上。

36.png软木贸易恩仇记

名称:软木贸易战(War of the Woods)

开始时间:1982

博弈方:美国VS加拿大

重点:美加的软木贸易纠纷,随着协议一次次到期,愈演愈烈。

描述: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软木企业眼见加拿大产品大量涌入,而自己又无价格优势,遂在「贸易战」上大作文章,要求商务部征收惩罚性关税。遭拒后,美国木材同盟(the U.S. Lumber Coalition)在1985年第二次推动商务部发起调查,这次,美商务部认定加拿大软木生产存在不公平补贴,决定对其征收15%的关税。

加拿大一度妥协,与美国签订备忘录,但在五年后终止协议,而美国商务部再度要求征收高额关税。此后几年,加美两国围绕软木贸易展开了拉锯战。1996年,两国达成协议,加拿大限定向美国出口板材的数量,避免了美国的关税惩罚。

结果:2001年,软木协议到期,美国软木企业再次向商务部提出反倾销申诉。2002年,美国商务部宣布对加拿大软木征收18.79%的反补贴税和8.43%的反倾销税。2006年,两国在激烈博弈后,又签订了一份十年期软木协议。

2015年10月,软木协议再次到期,收惩罚性关税呼声再次高涨。2017年,美国商务部连续几次对进口的加拿大软木征收高额关税,加拿大政府对此愤慨不已。目前,加美软木贸易何去何从,仍是未知数。

05.png受伤的意面

名称:意面战(Pasta Spat)

开始时间:1985

博弈方:美国VS欧共体国家

重点:里根政府针对来自欧共体国家的意式面食进口加税。作为报复,欧共体对美国的柠檬、核桃加税。

17.png疯狂的香蕉

名称:香蕉贸易战(Battle of the Bananas)

开始时间:1993

博弈方:美国VS欧盟国家

重点:美欧的又一次贸易博弈,这次的风暴眼是香蕉。

描述:1993年,欧盟开始通过许可证制度、配额制度等,对香蕉进口进行限制,同时给予原欧盟殖民地国家特殊待遇。而欧盟70%以上的香蕉来自拉美国家,主要由美国的跨国果品公司控制,这些在拉美拥有大量香蕉农场的美国公司向WTO提出了8项申诉。

3月,美国宣布单方面对来自于欧盟的价值5.2亿美元的产品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以报复欧盟限制香蕉进口对美国相关行业造成的损害。

结果:之后,欧盟也要求WTO对美国「301条款」的合法性进行审议。WTO则认定欧盟修改其香蕉进口与销售机制,认为美国可以对欧盟的产品进行制裁,金额为1.914亿美元。

34.png钢铁「双刃剑」

名称:钢铁关税战(Steel Salvoes)

开始时间:2002

博弈方:美国VS全球

重点:美国加征钢铁保护性关税以帮助美国钢铁业脱困,却害苦了美国的制造业。

描述:2002年3月,布什政府宣布对进口钢材征收30%的关税,以帮助美国钢材业脱困。之后,欧盟就随即向WTO仲裁委员会提起诉讼,该政策对汽车业等制造业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促使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出面反对关税。

2003年11月,WTO最终裁决,美国的钢铁关税措施违反了WTO贸易原则,并开出了20亿美元的罚单,这是当时WTO对成员国实施的最大力度的惩罚。

结果:2003年12月4日,布什总统「无奈」宣布取消钢铁保护性关税。事实上,该关税政策使美国制造业有20万工人失去了工作,而被保护的钢铁行业的就业总人数仅为19.7万人。

15.png特朗普的关税纷争

名称:特朗普的关税战(Trump’s Tariffs)

开始时间:2018

博弈方:美国VS全球

重点: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摩擦

描述:2018年起,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欧盟、北美贸易区、土耳其等国家和地区大量加征关税,掀起贸易战。目前,受影响的产品已包括钢铁、铝业、汽车、农场品、消费品等,贸易摩擦的影响范围还在持续扩大。

如何未雨绸缪?生育意愿下降的事实!

中国自2016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当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786万,比2015年多出生131万人,成为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但这一增势并没有得到延续。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在这1700多万新生儿中,有超过一半都是二孩,一孩的比例只有四成多一点。与2016年相比,二孩的人数增加了162万,一孩则减少了249万。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分析,一孩的生育主体是80后、90后,一孩比例下降,说明中国新生代的生育愿望已经很弱,同时这一类育龄妇女人口数也在大幅度下降。这意味着在目前的人口政策下,中国人口出生基本上不具备可持续性,未来中国的出生人口还将继续快速下降。

针对二孩数有所增加,苏剑认为,目前二胎增加主要是70后、80后妇女抢生的结果。这类抢生应该集中在二孩政策放开后的两三年,此后这类生育行为将消失。因此,2018年或者最晚2019年,二孩数量将大幅度减少。

苏剑的观点得到了不少学者的认可。他们认为,2016年出生人数突然上升很可能是一次性的,因为等待生育第二胎的夫妇在政策改变后马上利用了该政策。但随着上述群体生育意愿的集中释放,二孩的数量会出现明显的下降。

陕西省统计局日前发布报告称,2017年该省生育二孩妇女近八成为25~34岁的育龄妇女,但随着时间推移,未来几年这部分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逐渐释放后,新进入这部分年龄组的育龄妇女人数逐渐减少,二孩出生人数也会下降。

人口大省河南的情况也非常类似。该省统计局的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全省二孩出生人数首次超过一孩。未来几年河南省人口发展的基本特征是人口总量缓慢增长,人口出生率逐年下降,老龄化进程加快,劳动力资源所占比重逐年下降,人口红利将逐渐减弱。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领导的课题组,曾承担了原国家卫计委委托的“单独二孩”“全面二孩”政策影响预判研究工作。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二孩政策实施以来,二孩出生人数在预期内,但新生儿的总数却低于预期。”

王广州说,这主要是由于一孩生育率下降过快造成的。“总的来看,二孩出生数量的增加和一孩出生数量的减少,二者相抵,造成总和生育率提升不明显。”

全面放开二孩后,第二年出生人口数就出现下降,生育率远不如预期,这出乎很多人的预期。“谁也没料到老龄化会来得这么快,现实比以往预估的更严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分析,政策决策者和生育群体思维方式的差异,是造成落差的重要原因。

“改革开放40年,除了促进经济发展,也带来生育观念的改变。部分年轻人已经改变了生育观,不认为孩子多了是一件好事,在观念上对生一个孩子或者不婚、裸婚、同性婚都更加包容。”陆杰华说。

这位社会学者认为,社会经济发展也在不断影响生育意愿。“比如抚育孩子的成本越来越高,一二线城市的高房价,都成为生育上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此外,大部分年轻人具有多样性的人生目标,人生目标多元了,不见得就认为生孩子或者多生孩子是其必经的事情。社会保障体系的逐渐完善,也使得过去养儿防老观念逐步弱化。”

在王广州看来,生育意愿下降,不是单一政策问题,而是多项因素造成的。这些因素包括随着育龄妇女受高等教育等原因,不断推迟生育年龄,或者生育二孩意愿降低。此外,像房价、教育支出等因素导致的高养育成本,也使得生育意愿下降。

他表示,人口生育率下降,本身属于社会发展趋势和规律的表现,生育率快速下降会导致人口老龄化程度快速提升,从长期看会导致非常突出的人口结构性问题。因此,如何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变化,制定和完善相应的配套政策,显得比较迫切。